卡门懒

懒人一枚

我总觉得祸事发生后的声嘶力竭毫无意义。内心可能感到悲凉无助,但又觉得事已至此即使再怎么愤怒、哀嚎,甚至是辱骂都对改变现状毫无帮助。我可能太消极待世,随遇而安,但选择花力气去痛骂不如努力去微笑。

笑着笑着可能就忘记了呢,毕竟人是如此擅长遗忘,柔嫩也会逐渐变得坚硬。

冬雨

今天下雨了。

撑着伞走在路上,突然发现离上次下雨好像过了很久。冬季的雨阴冷绵绵,没有夏季的草味,秋季的飒爽,只有冷冽。

空气也似乎特别安静。氤氤氲氲的,盖下嘈杂,盖下躁动,只余车辆穿梭,雨水淅沥。
是最适合睡觉的天气,能无梦长睡。只是一旦醒来,便会陷入恍惚中,不知今夕何夕,仿佛懵懂幼童,却又无由来地心情低落。

旅行

鲸鱼从湛蓝深海里浮出来的那一刻真的有种莫名的感动,仿佛这趟不知名的旅途或更多的坚持全都是为了它。这种难遇的幸运像是为这段旅途细碎的浪漫再添上奇幻的色彩。
真好啊,或许这就是旅行的意义吧。

杂谈

早上出门时突然下起了大雨,浸湿鞋到公司后,天就放晴了。
说不上什么运气不好,时也命也,就是淡淡地懊恼一下吧。懊恼什么也是不知道的。
手上又新添了一个伤痕,什么时候才能好?疤痕性肤质真麻烦,恢复力也差。
果然还是因为没有运动的原因吧。
 

每次午休醒来心情总是不好,大概有轻微的起床气?
脑壳疼,不写了,生气。

记忆

每天都不知道在瞎忙活些什么,但时间总不会停下。待十年后蓦然回首,这一刻也不过是渺茫宇宙中的一粒尘土,引不起丝毫波澜,勾不起任何回忆,毕竟人最擅长的就是遗忘。究竟是时间过得太快,还是人遗忘的速度太快?



还是把当下记录下来吧。

利刃

我可以体谅你们,但你们通过一次次的事实不断提醒我,其实你们并没有想要体谅我的想法,或者说你们根本不在乎我的想法。


我累了。

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,奇幻、瑰丽、梦幻又带点小恐怖,像一出神奇的魔幻电影。

果然人在压力之下做的梦都会比较复杂吗?
醒来后还觉得有些可惜。

春雨

最近的天气真是随意到极点,忽冷忽热,忽雨忽晴,昼夜温差高达10℃,我的感冒也一直断断续续没好。


今天又是个有濛濛雨的阴天,微凉的空气混合着雨天的弥漫,最易引人犯困,这就是所谓的春困?想起去年春天去华东地区旅游,也是这样烟雨朦胧的天气,我们一行人穿着雨衣到处跑,现在想起来,出游时天气明朗固然好,但雨天也别有意境。

坐在无锡古寺的高亭中感受濛雨飘零,踏过穿越西湖的苏堤聆听雨水淅淅。


淅淅西风淡淡烟,几点疏疏雨。虽然不是讲春天的,却尤其适合春雨。

我错了,有些事物还是活在记忆里最美好。









喝了第一口就赶紧把盖子拧上
太 苦 了

凉茶铺

早上醒来时感觉喉咙有点痛,不知是否因为最近餐餐吃辣,抑或是感冒引起的。总之,要忌口了。

这种时候就希望能遇见一家凉茶铺。其实我对凉茶铺的记忆倒不是很多,只依稀记得,幼时感冒咳嗽,就会被家长带去铺里买凉茶,葫芦状的瓶子里灌满黑乎乎的汁药,站在门口皱着鼻子喝完,可拿放在旁边的陈皮丹过过嘴。已经不记得当时喝完凉茶病是否好了,只记得当时对放置在旁边的陈皮丹,俗称“老鼠屎”,满眼垂涎,恨不得多拿两颗。小时候对凉茶铺的印象虽不甚美好,敬而远之,稍微大些路过反而会随手买瓶不那么苦的,当饮料喝。

逐渐逐渐,慢慢地,觉得凉茶铺是那么地富有人情和韵味。


只是后来因为搬家,或是岁月的流逝,也很少见到了。